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花边数字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资讯 > 业界探讨:进场费与商业贿赂怎么区分?

业界探讨:进场费与商业贿赂怎么区分?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4-02
摘要:

  看到“苏宁电器入围商业十大贿赂案”的消息,有业内人士第一反应便是:“这回当了‘出头的椽子’”!
  
  虽是笑言,但其中透露出来的尴尬与无奈让人难以轻松,而相关执法部门的执法依据和能力也值得商榷。

  ■ 事件回放
  
  5月12日,一条 “苏宁电器入围商业十大贿赂案”的消息引发了业界关注,该消息称:“4月14日,浙江省工商局对外公布了‘商业贿赂十大案例’。被苏宁电器掩盖已久的贿赂事件,陡然浮出水面。”
  
  报道称,2002年1月至2003年6月,杭州雅各电子有限公司和厦门厦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在销售期间分别向苏宁公司支付了138109元、79600元共计217709元的“赞助费”、“返利费”、“促销费”和“场地费”。杭州市工商局由此判定,苏宁的行为已构成商业贿赂的事实,做出了没收苏宁扣除29194.82元的税收后188514.18元的“违法所得”并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
  
  对此,苏宁总裁孙为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被杭州工商部门处以罚款已是两三年前的事情,但苏宁一直在上诉,“我是当事人,不好对此事评论,但如果苏宁对此事没有异议,就不会提起上诉,包括现在正向浙江省有关部门和国家商务部写报告,向高院及人大立法机构申诉。”孙为民明确表示,第一,苏宁和任何一家厂家的合作都有规范的合同,并严格按照合同行事;第二,苏宁所有收入都入账并上缴税收。
  
  “虽然一审、二审我们败诉,但我不理解的是,一审和二审的判决是互相矛盾的,一审判定是商业贿赂,二审结果是商业贿赂罪名不成立,但说我们是‘其他营业收入’入账的,入账科目不对,所以维持原判。”他说。
  
  而据记者了解,大部分零售企业在将进场费等收入入公司账目时,都以“其他营业收入”或“生意发展基金”为名,也有企业干脆将此项收入归为全年收入之中,不再单列。
  
  其实,早在2002年,温州工商部门就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为依据,将当地4家超市在2001年1月到2002年8月期间向60多家供应商收取的235万元费用视为“商业贿赂”并做出处罚。但这种处罚均招来一片争议。
  
  因此,究竟什么行为才能称为“商业贿赂”? “进场费”究竟算不算“商业贿赂”?

  ■ 业界声音
  
  大中电器董事长张大中听闻此事第一反映是“好笑,奇怪,这怎么能算商业贿赂?”他认为进场费是厂家和企业之间达成的某种合作,除非厂家为换取低额的进场费而向个人施以贿赂,否则就不能能算商业贿赂。
  
  一家食品供应商对杭州工商局的做法也不以为然,认为双方既然签定了合同,就是自愿,“要遵守市场的游戏规则,觉得不合理可以不做,没有人勉强。”
  
  虽然国家并未明确界定“进场费”的性质,但记者还是从行业协会、专家方面得到了一些说法。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秘书长裴亮认为,商业贿赂和通道费并没有必然联系。“这些费用正常入账,账目也公开,而且按照国家规定纳税,也可以说国家变相认可通道费用的存在。”裴亮同时表示,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正在积极协调此事,也在将目前零售业的现实情况及时、准确地反映给有关行业主管部门,“但被理解和接受还需要一个过程。”
  
  中商商业经济研究所副主任于淑华表示,进场费等费用是企业之间为合作而达成的协议,对他们来说,合同就是法律,既然达成协议肯定要以合同为准。她介绍说,进场费已成为一种业界普遍现象并已得到市场基本认可,尽管收取的名目可能不尽相同。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洪涛也认为:“进场费应该不能算商业贿赂,这是公司和公司之间的、公对公的、资产对称的一种合作方式,收取一定费用用于宣传和经营是合理的。”而在交易过程中,究竟什么行为算是商业贿赂呢?洪涛举例说,如果某公司的产品没有达到质量要求或者不畅销,但为了争取进入卖场或者为了占据好的卖场位置而向零售企业负责采购等主管人员贿赂,或通过不规范的手段达到目的,这就是商业贿赂。
  
  北京市英格律师事务所王贵斌律师表示,苏宁一事虽是个案,却带有一定的普遍性,这是零售业界长期以来一直争议的热点和焦点,需要上升到国家层面探讨和解决。浙江省工商局的决定是否有充足的依据、依据是否合法、是否按国家法律行事都需要斟酌。
  
  王贵斌律师认为,国家规定的商业贿赂是针对买卖双方而言,但商场并没有参与买卖过程,买方是消费者,卖方是厂家,因此,零售商和供应商之间的这种交易行为是否在商业贿赂规定的“买卖双方”范畴之内,还有待探讨。此外,如果零售商与供应商双方有合同约定,按照相关财务规定入相关账目,并出具发票纳税,就不该被归入商业贿赂的范畴。“否则机场建设费、电信月租费岂不都成了商业贿赂,消费者不都成了行贿者吗?如果觉得不合理,这也该在霸王条款的范畴内探讨,而不是商业贿赂的范畴。”

  ■ 探讨反思
  
  目前,国家没有对“进场费是否是商业贿赂”做出明确规定,这也意味着没有明确规定进场费就构成商业贿赂。但值得探讨的是,浙江省工商局又以何为依据,判定苏宁收取进场费就构成商业贿赂并处以没收“违法所得”和行政罚款呢?而且,浙江省司法机关又是根据什么做出“一审判定商业贿赂,二审即终审虽商业贿赂罪名不成立,但因入账科目不对维持原判”的决定,还在4月14日公开宣布苏宁入围“商业贿赂十大案例”?
  
  国家对零售企业的进场费、广告促销费、上架费等费用有明确的相关纳税规定,而零售企业也按此规定入账并纳税,那么是否可以认为国家认可这些费用的合理存在?
  
  因此,如果说使苏宁陷入“商业贿赂”风波的杭州雅各电子有限公司和厦门厦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在没有与苏宁达成合作协议时被苏宁强行扣除费用,尚且值得同情,但如若双方是在达成协议的前提下苏宁合法收取,事情自然要另当别论。
  
  此外,尽管有供应商抱怨零售商的“苛捐杂税”不堪重负,但也有不少供应商在与零售商的博弈中始终处于强势地位,非但没有任何额外费用,在账期方面也是一路“绿灯”。当然,这只是极少数有重要市场地位的供应商的“非国民待遇”,但由此反映出来的“弱肉强食”规律也给一些目前还处于弱势地位的供应商一些启发和思考:如何在渠道为王的市场取得更多的博弈资本和话语权,归根到底还在自身。
  
  话说回来,企业之间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所进行的经营活动,政府、行业协会、执法部门究竟应该如何去引导和规范零售市场?
  
  政府明确指出,治理商业贿赂根本要靠法制,依法治理要贯彻全过程。要坚持实事求是,严格依法办事,严格把握政策,注意区分正常的商业活动与不正当交易行为的界限。而众所周知,零售行业的利润点并不在于简单的“进销存”,其利润来源早已由营业外收入来支撑。因此,明确界定商业贿赂的范畴,给零供之间的通道费用明确定性,已刻不容缓。

  相关链接
  商业贿赂的相关法律规定
  
  1996年11月15日国家工商局令第60号公布的《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第二条规定:商业贿赂是指经营者为销售或购买商品而采用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贿赂对方单位或者个人的行为。
  
  该文件第五条也规定:在账外暗中给予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回扣的,以行贿论处;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在帐外暗中收受回扣的,以受贿论处。本规定所称账外暗中,是指未在依法设立的反映其生产经营活动或者行政事业经费收支的财务账上按照财务会计制度规定明确如实记载,包括不记入财务账、转入其他财务账或者做假账等。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款同时规定:“经营者销售或者购买商品,可以明示方式给对方折扣,可以给中间人佣金。经营者给对方折扣,给中间人佣金的,必须如实入账。接受折扣、佣金的经营者必须如实入账。”
  
  由此可以看出,构成商业贿赂的两大基本要素是账外暗中的回扣和不正当竞争,而我国零售企业在向供应商收取进场费等费用时大多公开进行,签定合同,并作为收入入账。
  
  而《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商业企业向货物供应方收取的部分费用征收流转税问题的通知》中也明确规定:对商业企业向供货方收取的与商品销售量、销售额无必然联系,且商业企业向供货方提供一定劳务的收入,例如进场费、广告促销费、上架费、展示费、管理费等,不属于平销返利,不冲减当期增值税进项税金,应按营业税的适用税目税率征收营业税。(超市周刊记者 刘芳)

责任编辑: